<em id="q9nhu"></em>

  1. <tbody id="q9nhu"><pre id="q9nhu"></pre></tbody>
  2. <nav id="q9nhu"></nav>
    <s id="q9nhu"></s>
  3. <th id="q9nhu"></th><dd id="q9nhu"><noscript id="q9nhu"></noscript></dd>
    <button id="q9nhu"><acronym id="q9nhu"><u id="q9nhu"></u></acronym></button>
  4. 致敬!鄉村教師——慢慢變老的他們,心中依然是少年

    來源:新華網 時間:2021-09-13  閱讀:次   |
    42.9K

      在江西奉新縣澡下鎮白洋教學點,支月英在給學生上課(9月2日攝)。

      1980年,19歲的支月英來到江西奉新縣澡下鎮任教。大山里教學條件極度簡陋,孩子們一雙雙渴望知識的眼睛讓她堅守了下來。41年過去,大山里的孩子們走出去一批又一批,支月英也從“支姐姐”變成了“支奶奶”,但在鄉親們的口中,她一直是“支老師”。很多人問她,為什么可以在大山溝里堅守這么多年?那里又不是你的故鄉,也沒有一塊你的田。支月英的回答是:“因為這里需要!”

      堅守、播種、傳承……一代又一代鄉村教師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,為改變當地貧困落后的面貌努力著。大山里逐漸老去的他們,回望來路,初心未改,仍是少年。

      致敬!鄉村教師。

      新華社記者 彭昭之 攝

      拼版照片:上圖為支月英年輕時和學生們的合影(資料照片);下圖為2021年9月2日,在江西奉新縣澡下鎮白洋教學點外,支月英送放學的學生們回家(新華社記者 彭昭之 攝)。

      1980年,19歲的支月英來到江西奉新縣澡下鎮任教。大山里教學條件極度簡陋,孩子們一雙雙渴望知識的眼睛讓她堅守了下來。41年過去,大山里的孩子們走出去一批又一批,支月英也從“支姐姐”變成了“支奶奶”,但在鄉親們的口中,她一直是“支老師”。很多人問她,為什么可以在大山溝里堅守這么多年?那里又不是你的故鄉,也沒有一塊你的田。支月英的回答是:“因為這里需要!”

      堅守、播種、傳承……一代又一代鄉村教師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,為改變當地貧困落后的面貌努力著。大山里逐漸老去的他們,回望來路,初心未改,仍是少年。

      致敬!鄉村教師。

      新華社發

      在江西宜春市袁州區寨下鎮中心小學,校長殷大福帶著學生們在花田邊寫生(9月1日攝)。

      如何讓山里的孩子能夠用心感受世界的美?1997年,19歲的殷大福帶著這個問題,自愿來到江西宜春市袁州區寨下鎮的大山里任教。在這里,他不只是簡單重復地完成教學工作,還推廣國學、書法、繪畫、舞蹈等課程,帶著孩子們開墾荒地、種花種菜。24年過去,看著大山里孩子們的改變,殷大福似乎已經找到了答案:“要在美的環境中培養美的人、培養創造美的人。”

      堅守、播種、傳承……一代又一代鄉村教師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,為改變當地貧困落后的面貌努力著。大山里逐漸老去的他們,回望來路,初心未改,仍是少年。

      致敬!鄉村教師。

      新華社記者 彭昭之 攝

      分享到:

      拼版照片:左上、右上圖為殷大福剛參加工作時的照片(資料照片);下圖為2020年11月9日,殷大福在宜春市袁州區寨下鎮中心小學給學生上課(新華社記者 彭昭之 攝)。

      如何讓山里的孩子能夠用心感受世界的美?1997年,19歲的殷大福帶著這個問題,自愿來到江西宜春市袁州區寨下鎮的大山里任教。在這里,他不只是簡單重復地完成教學工作,還推廣國學、書法、繪畫、舞蹈等課程,帶著孩子們開墾荒地、種花種菜。24年過去,看著大山里孩子們的改變,殷大福似乎已經找到了答案:“要在美的環境中培養美的人、培養創造美的人。”

      堅守、播種、傳承……一代又一代鄉村教師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,為改變當地貧困落后的面貌努力著。大山里逐漸老去的他們,回望來路,初心未改,仍是少年。

      致敬!鄉村教師。

      新華社發

      分享到:

      在江西于都縣仙下鄉龍溪小學,朱森林給學生們上開學第一課(8月31日攝)。

      朱森林說:“很多老師當初上山就是靠著一股少年氣,包括我的老師方李長。小時候最敬佩的人就是方老師,所以大學畢業之后我又回來了。”2005年,朱森林從龍溪小學畢業,當時方李長是他的語文老師。2014年,他回到母校任教,兩年后,方李長也結束了41年的教書生涯退休,兩代人完成了投身鄉村教育的接力。

      堅守、播種、傳承……一代又一代鄉村教師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,為改變當地貧困落后的面貌努力著。大山里逐漸老去的他們,回望來路,初心未改,仍是少年。

      致敬!鄉村教師。

      新華社記者 彭昭之 攝

      拼版照片:上圖為朱森林(一排左一)小學時的合影,他的老師方李長在第二排右五位置(資料照片);下圖為2021年8月31日,朱森林和已經退休的方李長在龍溪村合影(新華社記者 彭昭之 攝)。

      朱森林說:“很多老師當初上山就是靠著一股少年氣,包括我的老師方李長。小時候最敬佩的人就是方老師,所以大學畢業之后我又回來了。”2005年,朱森林從龍溪小學畢業,當時方李長是他的語文老師。2014年,他回到母校任教,兩年后,方李長也結束了41年的教書生涯退休,兩代人完成了投身鄉村教育的接力。

      堅守、播種、傳承……一代又一代鄉村教師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,為改變當地貧困落后的面貌努力著。大山里逐漸老去的他們,回望來路,初心未改,仍是少年。

      致敬!鄉村教師。

      新華社發


      (正文結束)

    相關閱讀:

    一本国产高清一卡免费视频
      <em id="q9nhu"></em>

    1. <tbody id="q9nhu"><pre id="q9nhu"></pre></tbody>
    2. <nav id="q9nhu"></nav>
      <s id="q9nhu"></s>
    3. <th id="q9nhu"></th><dd id="q9nhu"><noscript id="q9nhu"></noscript></dd>
      <button id="q9nhu"><acronym id="q9nhu"><u id="q9nhu"></u></acronym></button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