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q9nhu"></em>

  1. <tbody id="q9nhu"><pre id="q9nhu"></pre></tbody>
  2. <nav id="q9nhu"></nav>
    <s id="q9nhu"></s>
  3. <th id="q9nhu"></th><dd id="q9nhu"><noscript id="q9nhu"></noscript></dd>
    <button id="q9nhu"><acronym id="q9nhu"><u id="q9nhu"></u></acronym></button>
  4. 芬蘭教育的減負秘訣

    來源:中國教育報 時間:2021-09-03  閱讀:次   |
    42.9K

      日前,中共中央辦公廳、國務院辦公廳印發《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》,明確提出要全面壓減作業總量和時長,減輕學生過重作業負擔。不斷增加的作業負擔,不僅壓縮了學生休息時間,也不利于學生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。然而,在具體落實時,不少家長卻擔心“孩子作業少了,學習質量會下降”。

      作業時長與學習質量、教育質量是否掛鉤?對于這一問題,芬蘭基礎教育的實踐有一定借鑒意義。

      在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(以下簡稱“經合組織”)的國際學生評估項目(PISA)中,芬蘭學生的成績令人矚目。近些年來,芬蘭青少年連續在閱讀、數學與科學三項評比中領先,與之對應,在學生周作業平均時長中,芬蘭學生作業時間不到3小時,而亞洲學生作業時間約為14小時。此外,在國際學生評估項目之前,芬蘭學生閱讀能力就已經鋒芒畢露,在經合組織針對16到25歲的年輕人所做的閱讀能力評比中,芬蘭位居第一。

      這些成績背后,隱藏的是芬蘭長遠的教育淵源和深厚的教育基礎。

      芬蘭教育并非向來優質,20世紀60年代還在蘇聯模式中彷徨掙扎,痛定思痛后開始革故鼎新。在芬蘭教育改革過程中,有兩個重要的節點:一是1963年芬蘭議會決定將公共教育作為經濟復蘇的關鍵點,讓每個孩子都能上優質的公辦學校;二是1979年第二個關鍵決定——每一位芬蘭教師必須具有全國指定8所(后為11所)大學中任意一所學校教育學理論和實踐方面的碩士學位,費用由國家負擔。這兩個重大變革,為芬蘭此后的教育發展奠定了基礎。

      芬蘭學校建設“以人為本”。芬蘭有專門負責學校設計的設計公司,設計好后由政府施工建設,一般選址在社區的中央地帶。為方便學生從四面八方來學校,也為了便于社區居民使用學校的圖書館、體育館、劇場等,學校不建造圍墻,內部空間布局強調實用、舒適,一室多用也是其顯著特點。芬蘭的學校建設重在為學生服務,實現了人與人溝通、聯系的效能最大化。

      課程設置滿足學生發展需求。以塔莫雷高斯格高級中學為例,該學校實行“不分年級的走班制”教學模式,即不僅走班,而且是跨年級走班。它要求學生在2—4年的高中學習階段學習75個模塊,其中40個必修模塊,35個選修模塊,學生根據學習情況和興趣進行選擇,自由安排學習時間和進度。這種教學模式滿足了學生個性發展需求,驅動學生主動學習和深度研究性學習。芬蘭國家教育委員會在2015年發布的《國家核心課程大綱》中,還增加了“基于現象(主題)的教學”,即圍繞學生感興趣的某一現象或主題調配師資,意在培養學生綜合能力。

      課堂是激發原創性的場所。芬蘭的課堂傳統是“鼓勵冒險(嘗試)、創造和創新”。在娜伊斯坦瑪德佳小學,筆者觀摩了一節計算機課和一節科技活動課。在計算機課上,教師只簡單布置了學習內容,學生就開始自行學習。雖然教師講授內容少,但每個學生的學習情況都顯示在教師的電腦上。在科技活動課上,因是前一天科技活動課的“延續課”,教師講得更少,小組圍繞一個科技項目進行研究,教師在小組間巡查,偶爾解惑。下課時,教師對每組的學生都給予了很好的評價。教師介紹,學生在相互討論、實際操作時,思維的深度、廣度、速度優于“聽老師講”的效果。在評估學生表現時,創造力占很大權重,“對”與“錯”不是主要評價標準,創新性與創造力才是評估的主要指標。

      教育評價的功能重在激勵。芬蘭廢除了所有具有排名性質的學習評價方式,明確學生評價的目的是引導和促進學生學習,發展學生自我評價、自我矯正的能力。芬蘭規定,義務教育階段學生評價標準分為學年評價和終結性評價。學年評價屬于過程性評價,包括學業情況、學程表現、學生的行為表現;終結性評價注重甄別與選拔的雙重屬性,公平評價學生。學生在每學年都會獲得1—2個期中評估單和1個學年評估單。評價由學科教師、專任教師負責,也可由幾位教師聯合負責。同時,政府和教育部門也不會給學校排名,不辦“重點學校”,不設尖子班,教師有義務和責任教育好不同類型的學生。

      高質量的教師(校長)是高質量教育的保障。“只有最優秀的人做教師才有可能培養更加優秀的學生”,這是芬蘭教師選拔的出發點。在芬蘭,教師被認為是最重要、最崇高的職業之一,受到社會充分信任,享有公務員待遇,對學校政策、管理、教育教學有相當大的決策權。芬蘭教師的培養和選拔極其嚴格,由國家11所綜合性大學設置的教育學院培養教師,每年申請師范專業的學生只有10%會被錄取,錄取后需要5年的本科碩士研究生學習和一定期限的教學實踐,并通過教師資格考試。近年來,教育學院還根據芬蘭基礎教育的改革情況,增設了教育咨詢專業,用于培養專業的咨詢教師。

      完善的圖書館體系是教室的延展空間。芬蘭全國有近千個公共圖書館,圖書館網絡服務覆蓋全國,免費為借閱者服務,包括從其他圖書館借調圖書。芬蘭的科技圖書館還與各大學圖書館聯網,對全民開放。芬蘭的每一所學校也都建有開放式圖書館,當地圖書館還會主動為義務教育的學校服務,流動圖書館每周到農村學校免費服務。星羅棋布的圖書館,為孩子們提供了無限的閱讀可能。

      芬蘭教育給我們帶來很多啟示,學校依據學生需求進行課程設置,課堂力求激發原創性思維,力求突出教育評價的激勵功能。同時,以優質的教師教育與培訓、完善的圖書館體系保障教育高質量發展。作為教育人,我們需要觀察與對比、碰撞與反思,盡我們所能去改善我們自己的教育生態。

      (作者 韓軍系深圳市南山文理實驗學校[集團])


      (正文結束)

    相關閱讀:

    一本国产高清一卡免费视频
      <em id="q9nhu"></em>

    1. <tbody id="q9nhu"><pre id="q9nhu"></pre></tbody>
    2. <nav id="q9nhu"></nav>
      <s id="q9nhu"></s>
    3. <th id="q9nhu"></th><dd id="q9nhu"><noscript id="q9nhu"></noscript></dd>
      <button id="q9nhu"><acronym id="q9nhu"><u id="q9nhu"></u></acronym></button>